仰山首頁   宜蘭厝首頁   導覽地圖   相關連結  宣言.準則 .議題

 

 

 

 

 

 

 

 

  精采文章集錦>宜蘭厝與當代居住文化的一些可能/郭文亮
 

宜蘭厝與當代居住文化的一些可能
郭文亮先生

 
 

         「宜蘭厝」活動的目的是集體性「居住文化之形成」,特別是「居住文化」裡,物質層面的「住宅建築」。第一期的「十一點共識」,第二期的「更適合本地風土民情的生活空間和材料工法」,全都針對著住宅建築設計操作層面的課題。

         台灣的住宅建築的品質,不但未曾讓人滿意,更是許多人垢病的一種亂象。所以如此,跟本地住宅產銷機制的特性有關。聳動一點的講,幾十年來,台灣的住宅產銷機制,從沒有把住宅當成是「建築」。在真實的「日常生活」文化裡,台灣住宅的首要角色其實是「房地產」。地產商推案,或者消費者購屋時,一間住宅的首要價值,在於它的交通、消費或公共設施便利性、它的學區、增值潛力...等等資產區位的屬性。而保全、社區公設、建材、設備...或者形象的稀有特性〔造形風格、品牌設計師...〕,則變成了「建築」品質的代表。至於「空間」,無論是頂級豪宅還是一般的公寓或透天厝,總是呈現為「三房兩廳雙衛」這種類型化、格式化的定義;在格局上,永遠大同小異。這樣的現象,代表著本地的住宅產銷機制,由於偏重住宅的資產性格,把住宅的「品質」約化為〔投資、消費的〕效率,對於深層「居住文化」的空間形態與生活模式的對應,其實非常的遲鈍;因此更加倚賴象徵符號的包裝,借以促銷。對台灣西部主要都會地區而言,這樣的機制已經根深柢固,也早就壟斷了市場。因此只能借由室內設計,或者公共空間的改造,加以修補。但是在宜蘭,由於發展形態與社會結構的不同,配合了公部門的某些策略計劃,住宅的類型與生產機制,包容了更大的彈性,反而可以提供了一個探討、實驗本地「居住文化」所對應的建築形態的機會。一年多來,透過第二期「宜蘭厝」各設計案的討論過程,不同層面、屬性的「居住文化」課題漸漸浮現,經由設計師與業主的共同努力,對應這些課題的建築計劃或空間形態,也被逐一討論。其中有些課題可能針對著宜蘭的特性,但也有些課題,可能具有某種程度的普同性,可以做為台灣其它地區,未來住宅建築發展的參考。以下我就把一些初步整理出來的課題,扼要的說明一下。

■ 家的形態 : 住宅的形而上意義是「家」,一個家庭或家族成員,永遠可以歸返,尋求慰藉的基地。就具體建築形態而言,傳統的合院祖厝,就是這種「恆久之家」的極致範例,它可以隨著世代的繁衍,擴展與分割,永遠的吸納一代又一代的家族成員,並且組構他/他們的生活與彼此的連結。都市化牽動了人口的流動,許多人為了工作,來到都市,建立了第二個「家」。這個「家」,與祖厝不同,它只是多重土地經濟條件擠壓之下,一個權宜的居留住所,一段時間以後,常會被出售替換。於是,現代都市造就了一種當代特有的流動、甚至可說是遊牧的「居住文化」形態,在這樣的「居住文化」裡,住宅的形而上意義漸漸流失,心靈寄託的功能也漸漸減低。它只是一個下班以後,喘息休養的器械,一個「暫時的家」。在都市之中,我們漸漸習慣了這種「家」,不再期待其它的可能。宜蘭特有的發展形態,造就了與西岸都會區很不相同的人口密度與土地經濟條件。除了常見的「農舍」更新以外,已屆退休年齡,財務能力不錯的中產階級家庭,並不難在可以便利取得生活所需的區位,

購買土地,興建自宅。兩期「宜蘭厝」活動都有一些這樣的例子。比起都市裡「暫時的家」,這樣的「住宅」多了許多可能。它可能允許同家族但不同家庭單元的集居,也可能只在某些時節,扮演移居外地子女歸返的「家」。但是由於空間與環境條件不像都會住宅那樣侷促,它能夠支持更長時間的居留、更多樣的活動,因而讓空間上原本散居各地的家族成員,有機會得以重新聚合,變成一種 弱形的祖厝。

         宜蘭的都會地區邊緣,還存在許多以家族或社區成員為主的農業或加工生產形態。這樣的產業模式,塑造了一種 生產與居住並存 的居住形態。「家」的功能不再只是下班以後的休養,透過生產或因而衍生的其它行為,家族與社區成員會有更多樣的互動,也因此形成一種並非以「純居住」空間形態為基礎的「居住生活計劃」。可以長時間「在家」,家族或社區互助式的生產形態,延伸進入日常生活,改變了公共與私有領域的分界,家門可能常開,前院變成通道,子女可能輪流照顧,出現一種 與他人共享家。

        在都會區裡,家屬忙於上班工作,行動不便的長輩,只好脫離親人,轉進安養社區。對比於此,前述這種互助性的「居住文化」,提供了另一種 晚年之家 的可能。高齡人口可以因家人與鄰里的支援,與親屬同居,不再孤寂的渡過晚年。

■ 居住計劃 :「宜蘭厝」特有條件之下,提供了「家」在形態性上,一些新的可能。對應這些可能,在居住計劃的層面,也必然有一些新的策略因應。家人、鄰里的互動增加,昇高了住居生活裡 親友聚會 的頻率,也造成 公私領域的連係與重疊。

         「生產與居住並存」會要求空間計劃因應不同動線或操作流程,重新區隔,並且避免噪音或它種干擾。充裕的空間條件可能造成住宅面積的膨漲,在特定時節以外的時間裡,「弱形的祖厝」也很可能造成房間的空置。因此,一種 更替使用的「營運計劃」就變得十分重要。子女返鄉時居住的房間,在旅遊季節裡可能可以提供民宿。在其它空置的時間裡,也必須考慮清理、打掃上的便利。而以高齡人口為主要居住者的住宅,除了必須考慮 無障礙環境以外,在面積與高程的安排上,也需要做類似的考慮。

         合理的土地價格,讓一定面積以上的戶外庭院不再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如何有效的結合其它生活內容,發展出一個 適應生活與氣候的戶外空間計劃,會是「宜蘭厝」一個主要的特點。

■ 空間與建築形態 : 新的「家的形態」,要求一種能夠彈性調適,因應更多樣活動的新的居住計劃。刻板的「客廳」和「起居室」,都不再合用。慣例的不同機能空間,或者公共與私密空間的連接方式,也都不再適當。

         對應「公私領域的連係」,可能會出現 可與鄰里街巷對望的起居空間 或者 對外界開放的庭院與半戶外空間。因應「親友聚會」的需求,也可能會出現某種 大型起居與待客空間,內有 / 鄰接著 灶 或其它聚會所需的支援設備。這個室內空間應該可以延伸至半戶外的迴廊,甚至戶外的庭院,以適應不同人數規模的活動。此外,「生產與居住並存」,也必需要有 機具與儲藏空間 的配合。

         「適應生活與氣候的戶外空間計劃」,配合宜蘭地區的充沛水資源,我們有可能從一種 小型生態系統 的角度,計劃戶外空間,讓植栽、水池..., 不再只是庭園裡的「佈景」,讓它們更積極的與地域性的生態體系結合,同時也支援家庭廢水或其它廢棄物的循環,造就一個永續的居住環境。

         以上扼要的討論,是一年多以來,第二期「宜蘭厝」多次討論心得的初步整理。其中提到的部份可能,也已經在不同的設計案裡,看見雛型。因為如此,我樂觀的以為,「宜蘭厝」的確為台灣的「居住文化」,提供了一種開創與實驗的機會。雖然其中有些課題,想要移用於其它地區,可能並不容易。但是至少我們可以開始期待,台灣的住宅建築與居住文化,有機會重新出發,不見得只能宿命的淪陷於僵化的產銷機制之中。

參 考 書 目:
Braudel, Fernand [1992 / 1979],《十五至十八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 : 第一卷 日常生活的結構/可能和不可能 / Civilisation Materielle,zconomie et Capitalisme,XVE – XVIIE Siecle Tome 1,Les Structures du Quotidien : Le Possible et L’Impossible》,顧 良,施康強 譯,北京: 三聯書店;Paris: Librairie Armand Colin。
de Certeau, Michel [1984], 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Steven Rendall trans.,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Lefebvre, Henri [1971 / 1968], Everyday Life in the Modern World,Sacha Rabinovitch trans.,London: Allen Lane The Penguin Press / Paris: zditions Gallimard。
Lefebvre, Henri [1991 / 1958], Critique of Everyday Life,John Moore trans.,London: Verso / Paris: L’Arche。
Lefebvre, Henri [1995 / 1962], Introduction to Modernity,trans. John Moore, London & New York: Verso。

 
   
附註:本文及配圖皆出自「第二期宜蘭厝建築圖集」一書  
     
 

財團法人仰山文教基金會 版權所有
會址:260 宜蘭縣宜蘭市縣政六街68巷47號
電話:03-9254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