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山首頁   宜蘭厝首頁   導覽地圖   相關連結  宣言.準則 .議題

 

 

 

 

 

 

 

 

  精采文章集錦>為宜蘭的生活起厝---宜蘭厝的故事/郭文豐
 
為宜蘭的生活起厝---宜蘭厝的故事
郭文豐先生
 
 
        從前,丟丟銅的火車氣笛聲載著宜蘭的遊子遠赴他鄉工作打拼,除了多雨,外地人似乎對這個三面環山的縣沒什麼印象,十年前當我選擇到宜蘭來工作時,家人也發出過「你要去後山作什麼?」這樣的大哉問。如今,來到宜蘭的旅客不僅可以暢遊冬山河親水公園、羅東運動公園,也會看見各地新規劃的校園溫柔地依偎在山海的懷抱之中,政府部門的建築不再那麼刻板嚴肅,連十二生肖動物都爬上橋樑的護欄,一同守護平原的山水,宜蘭的地景環境正悄悄地變化著。宜蘭的公共和私人建築連續幾年獲得全國性獎項的殊榮,顯現這場被形容為「宜蘭新建築運動」的建築文化改革,經過多年的抽芽滋長,逐漸綻放令人驚艷的花朵。「宜蘭厝」堪稱是其中最具草根性的百合花,展現宜蘭人樸實而執著的氣質。

■挽救消失中的優美蘭陽地景

         台灣民間的營建習慣向來不重視「設計」的整體思考,蓋房子不管外在基地環境,市區連棟透天厝的形式不僅可以照樣搬到稻田中央,甚至遠征深山原住民部落社區,建築物外殼和裡頭的空間可以分道揚鑣,一般人對於住家的要求大都在套房與坪數之間計較,豪華衛浴和昂貴建材是經濟能力好的人家展現「實力」的方式,最好再立幾根希臘羅馬雕花大水泥柱,以媲美白宮橢圓辦公室或大英博物館,至於圍牆以外不是鄰居的事就屬政府的事,反正不關我的事。膚淺的環境意識,使得經濟起飛之後台灣的居住環境、地景面貌反而像核子潛艇快速沉淪。

         原本宜蘭有許多竹圍農舍,像一粒粒墨綠色的珍珠鑲嵌在阡陌縱衡的平原上,隨著經濟發展的腳步,一幢幢農舍被拆除重建,水泥大印章取代綠色珍珠,消失的不僅是紅牆灰瓦的記憶,竹葉隨風擺蕩的景緻,設計施工都很粗糙的房地產商品也不復見前人應對氣候條件的智慧。儘管宜蘭縣政府很早就積極研議全縣的綜合發展計畫,希望從國土規劃、都市計畫到建築管理的法令來規範整體環境的發展品質,但也體認到唯有深入涵養民眾的環境意識和美學素養,才有可能建構宜蘭優美的地景風貌,提昇生活品質。
當時的游錫堃縣長頗為認同這項看法,於是1994年縣政府和仰山文教基金會合作,推出第一期「宜蘭厝」示範推廣計畫,由縣政府獎助設計費,公開徵選出九位建築師以及九塊建築基地,隨即針對各業主的需求與基地環境條件展開設計作業。在設計規劃期間,並由淡江大學建築系林盛豐副教授擔任召集人,邀請五位學者專家組成委員會,除了聽取這九個案子的規劃設計內容,彼此交換意見之外,並針對「宜蘭厝」的共同課題進行多次研討,歸納各方對宜蘭多雨潮濕氣候的設計共識,提出包括斜屋頂、多層次半戶外空間、自然樸素的建材等十一項準則,作為建立宜蘭地方建築風格的起步,期待逐漸形成一個理性

而有深度的居住文化。在設計階段完成後,仰山舉辦成果展,同時出版《宜蘭厝建築圖集》和《起造一個家》兩本書,前者收納第一期「宜蘭厝」九個設計案的內容和整個活動的過程記錄,後者以漫畫的形式傳達營造住家空間的正確觀念。「宜蘭厝」也正式邁入動工興建的階段。

■四戶宜蘭厝各擅其長

         最早完成的是由林志成建築師為宜蘭高中黃瑞疆老師所設計的第八號「宜蘭厝」,從平埔族的傳統住屋為起點,再以屋主的生活型態發展設計內容,同時考量人與自然的互動依存關係,是其最大特色。通風、採光、防颱、觀景,建築師都能掌握並表現在整體造型之中,甚至在山牆上還留設了供鳥築巢的窗洞。黃老師深具台灣文化意識,長期關心在地文化以及自然生態,因此特別在二樓開闢一間圖書室,連接入口的半戶外陽台,提供當地關心在地生活的民眾的集會、閱讀空間,將住家與社區公共議題作了最好的詮釋。

         合理而適當的選擇結構系統與構造材料,則是謝英俊建築師在設計第二號「宜蘭厝」時考慮的重點,他擺脫形式的障眼法,直指結構、構造、屋主生活習慣等最基本的核心問題,以輕鬆、舒坦、帶點土氣的平常百姓家,來呈現「宜蘭厝」這一主題的意涵。一樓的磚石承重牆,防蟲、防蟻、防腐,適合宜蘭多雨潮濕的氣候特性;二樓採輕鋼構、鋼瓦及乾式構造牆體,不僅重量輕,有利於耐震,而且造價低廉,是適合多震的台灣海島的構造形式;卵石、紅磚、木板等自然質樸的建材,溫潤而有風情,讓整棟建築物呈現生動活潑的面貌。

         位於冬山鄉東城村的第七號「宜蘭厝」,與既有房屋、鄰里空間密切呼應,李綠枝建築師在設計新建築物的量體時,小心地維護諸如小孩遊戲、老人聊天、主婦串門子等生活細節的空間,建材選擇、植栽佈置方面都以素樸、能充分融入地景為考量,準確地掌握社區生活的情境和步調,半戶外的廊、陽台、遮棚,不僅柔化了建築物的造型,使用上也能依機能而調整。業主林炎燦先生更是自己動手砌紅磚、建花廊、做防颱窗,親自參與實踐夢想。

         第九號「宜蘭厝」的基地鄰近宜蘭運動公園,雖屬農地,實為宜蘭市近郊住宅區的延伸,蔡元良建築師以規矩的空間和結構模矩來整合生活起居與宗教聚會的不同需求,藉高低、方位不同的斜屋頂與平屋頂,將建築物內部機能的差異反映在造型上,與鄰近的「別墅」隨意抄襲各種樣式相比,本案的建築表現沉穩內斂而乾淨俐落。宗教信仰虔誠的屋主並沒有陷入傳統的風水與建築造型要求的窠臼之中,反而與建築師共同以開明理性的態度來面對此一議題,值得嘉許。

■形式樣貌並不是宜蘭厝的主題

         「宜蘭厝」,台灣第一個政府部門結合民間力量,試圖突破粗糙房地產商品的居住空間改造運動,能有目前的成績,並獲得民眾及建築專業界的注目與好評,實屬難得。不過,它也並非全無瑕疵。首先,住宅的「形式」本身並非「宜蘭厝」所企求的目標,卻是大部份人最容易理解的表象,剛好第一期「宜蘭厝」來參加徵選的基地都是在農地上興建農舍,因此「農舍」儼然變成宜蘭厝的模範生。當我們在媒體上看見相關宜蘭厝的報導,很容易認定獨棟獨戶的「別墅」才堪配「宜蘭厝」的名份,以為「宜蘭厝」就是富人的家;而其他縣市或社區打算仿傚時腦海浮現的也是這類的圖像。其實,獨院獨戶的宅第僅是少數人可以達成的夢想,我們大多數的人都居住在透天厝、連棟街屋、公寓大廈裡頭,第一期「宜蘭厝」對這些類型居住空間議題的探討付之闕如;隱蔽在果園田間的好設計,也很難撼動整個水泥叢林。

         現代都市環境裡,鄰居住戶很少來往,見面不相識,甚至是同鄉;到處鐵門鐵窗,讓你也搞不清楚是別人被關在家裡還是你被關在街上;他家廚房油煙噴進我家客廳,我家汽車廢氣闖入你家臥房,弄到最後每個人關緊反射玻璃窗,拉下鐵門欣賞電視播出巴黎香榭大道凱旋門;傳統的竹圍農舍拆除改建成十戶透天別墅,儼然一座小工廠,源源不斷向四周農田水路排出餿水廢水肥皂水。相信大家都很擔心這些台灣常見的「居住文明」,隨著水路公路到處蔓延,最後可能連候鳥也分辨不出宜蘭、卓蘭、愛蘭。提昇居住文化,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蓋出漂亮的房子並不是「宜蘭厝」活動的目的,「人與環境真誠的對話」才是它所要推廣的觀念;建築風格或形式不是「宜蘭厝」關心的焦點,具有特色的在地生活經驗才是它想要建立或延續保存的重點。因此當宜蘭縣政府和仰山文教基金會思考辦理第二期「宜蘭厝」推廣計劃時,自然把觸角延伸到更多數人生活其中的集合住宅領域,希望繼續藉由政府補助設計費的方式,鼓勵居住者之間、居住者與建築師之間密集互動,深入探討集居方式的空間議題,擴大先前的十一項設計準則,延展成一股全面性的環境改造力量。

■「走出農地,走進社區、植入都市」的第二期宜蘭厝企圖

         第二期「宜蘭厝」設定三種徵選的基地類型,作為設計操作、探討的對象:十戶以上的新社區開發、兩戶以上的合作式住宅,以及獨戶住宅。舊竹圍農舍的局部增建、住商混合式街屋的改造,凡是具有代表性的居住空間案例,都在歡迎之列;位在曾經進行「社區總體營造」之社區內的住宅新建或既有住宅改造案例,更將會被評選委員會優先考慮錄取。從這樣的設定當中,可以看出來主辦單位想要突破第一期「宜蘭厝」都是田間農舍,希望宜蘭厝走出農地,走進社區、植入都市,甚至跟方興未艾的社區總體營造結合的企圖,確實也有更多類型的基地前來報名,經過篩選,褪除無法順利申請建築執照的個案,總共有九塊基地入選,包括一個建設公司所提的社區開發案,一個位於宜蘭市南門都市計畫區,包含六位起造人的連棟式住商混合街屋新建案,一個位於甲種建地,已成家的三姐弟和他們的父母親,總共四戶的集合住宅案,另外還有兩塊位在都市計畫住宅區內的基地,以及四塊農地。

         如果這九個案例都能實現,「宜蘭厝」的影響層面將擴展許多,可惜在甄選建築師、配對、協商合作契約的過程中,社區開發案與連棟式住商混合街屋的起造人都退出了,最終參與第二期「宜蘭厝」的基地只有七塊,令主辦單位不免有些許的失望。幸而來參加「宜蘭厝」活動的建築師反應熱烈:有第一期的熟面孔,也有很多新面孔,不過這裡的「新」指的是對「宜蘭厝」而言,整個建築界對入選的建築師可都不陌生,他們要嘛是國內外建築獎項的得主,要嘛是媒體寵兒,作品經常見報。一場熱鬧而豐富的建築論壇,就此開講。

■風箱樹與非洲鳳仙花

         每個個案的內容和建築師的設計構想,在案例介紹中都有詳細的說明,在此就不贅述。我從旁協助推動「宜蘭厝」活動的一些觀察,或許可以提供諸位思考民居建築時的參考,必須聲明它僅是我個人的意見,不代表主辦單位仰山文教基金會的立場。

         非洲鳳仙花與風箱樹:非洲鳳仙花原產非洲,雜交種品類繁多,花姿繽紛悅目;風箱樹,原生宜蘭低海拔河流兩岸,現為稀有待保護植物。每年蘭陽平原上新建的住宅農舍數以百計,集合起來可出一本建材或樣式大全,大部分民居的設計者或營建者,心裡沒有什麼「文化或歷史使命感」的大帽子負擔,反正想怎麼住就怎麼蓋,想怎麼炫就怎麼選建材,就像被廣泛運用於景觀美化的非洲鳳仙花,便宜又好種,多多益善,除了生態保育人士、植物學家,大概也沒有人擔心什麼外來種、本土種的問題。「宜蘭厝」
活動好比在復育田間的風箱樹,不過耕地和灌溉溝渠的改變,使得它註定是一個小眾市場,有其先天的限制。自然環境在變動,植物相跟著演替,社會在變遷,新的心理和社會需求也在促進民居建築演化,因此,我不認為才舉辦第二期的「宜蘭厝」需要太過於斤斤計較是否建立所謂「共同設計規範」,唯有「宜蘭厝」累積足夠多樣的基因庫,它的雜交變異種才能如同非洲鳳仙花般拓展開來,普遍被民眾接納、仿效。

■荷蘭鬱金香與台灣野牡丹

         荷蘭鬱金香與台灣野牡丹:鬱金香原產小亞細亞,春季盛開,園藝界稱花中皇后;台灣野牡丹生於低海拔林帶開闊地,常綠小灌木開大型離瓣花,花色紫紅。參加「宜蘭厝」活動的建築師身手不凡,她/他們所提出的設計案,個個是好「設計」,某個程度來看像是荷蘭進口的鬱金香,造型簡潔優雅,花色艷麗、壓倒群芳,不過你若不把鱗莖放進冰箱冷藏,來年它就不開花了。相對而言,起造人對她/他們住宅的要求多半像是台灣野牡丹,花大而常開,稱為「牡丹」名貴卻不昂貴。荷蘭鬱金香與台灣野牡丹之間當然有種種的差異,於是建築師和起造人之間也就有頗多的討論、溝通、爭辯甚至角力。在我看來,「宜蘭厝」最有價值的地方也在這裡,它提供一個學院設計理論與民間營建觀念之間互動的場域,有助於拉近彼此間的距離,這也是目前台灣建築領域內較為缺乏的。不過怎麼把這樣的過程推到社會公眾面前,這次的「宜蘭厝」活動也沒有做得很好,猶待努力。

         第二期「宜蘭厝」的七個案例,大都即將進入發包施工的階段,可預期的是在工地還有許許多多的問題會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等待起造人和建築師以她/他們的智慧去克服。在此我們感謝也祝福參與活動的每一個人,至於「宜蘭厝」的故事,就像《一千零一夜》,請待續……


﹙本文原刊載於2001年7月21日自立早報副刊,經修改增添﹚

 
   
附註:本文及配圖皆出自「第二期宜蘭厝建築圖集」一書  
     
 

財團法人仰山文教基金會 版權所有
會址:260 宜蘭縣宜蘭市縣政六街68巷47號
電話:03-9254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