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山首頁   宜蘭厝首頁   導覽地圖   相關連結  宣言.準則 .議題

 

 

 

 

 

 

 

 

   精采文章集錦>遙遠的訊息/吳光庭
 
遙遠的訊息 吳光庭先生
 
本土建築發展脈絡中的「宜蘭厝」
 
         如果要給宜蘭一個定位,應與本土化的脈絡有關係。90年代以後我們對本土的看法已不一樣,不再是形式,而是轉移至地方文化的特殊性。1994年起陳其南在文建會開始推動社區總體營造,是政府五十年來第一次希望從民間取得重要動力,去改變在環境景觀上的施政策略,那是一個關鍵,從那時起,台灣在本土建築脈絡上有一個很大的改變。

         從1982年陳定南上任宜蘭縣長開始關注地方環境景觀,到1994年陳其南在中央的策略,中間有十四年的落差,這十四年宜蘭已有許多的改變,很顯然地,社區總體營造有一個很重要的模式可以窺見,那就是宜蘭經驗。

         宜蘭經驗的形成,很關鍵的是游錫堃任內所做的宜蘭縣總體規劃,其中一次委託台大城鄉,另一次則委託新加坡的駟馬。宜蘭縣總體規劃是現在宜蘭縣政府在環境景觀上很重要的原則,它很重要的理念是呼應游縣長所提宜蘭要降低容積率的這件事,也就是降低宜蘭未來成長人口的上限,以及思考人的成長與土地、環境的關係。這在台灣是一個政策上的風險,與全台灣都在提高容積率的情形下是一種逆向操作,很可能被扣上反商的帽子,但縣府很有魄力地堅持到今天,地方政府不再在政治的前提下討論環境景觀,而是在山與水的實質條件下看這件事,非常值得肯定。

         但宜蘭縣總體規劃也有其問題。總體規劃在1994年完成,而宜蘭厝第1期同時也開始推動,但兩者之間似乎有落差。總體規劃對住宅區的討論是不足的,報告中對住宅的觀念是提出小區的概念,小區也就是鄰里關係;宜蘭厝勢必要去反應總體規劃對住宅品質理念的推動,但總體規劃媢鴾p區的觀念與宜蘭厝的關係並不大,為什麼這個差距的現象是重要的呢?宜蘭厝已即將邁入第3期,我們想藉由住宅這種小的建築空間的題目,來講一個*的事情。對這塊土地而言,降低容積率的同時,也是對環境品質的一種確認,從這個觀念來看,宜蘭厝和總體營造應該是有關係的,但可惜的是在於總體規劃媢鵀磽v小區的看法,似乎是在講都市計畫區埵p何規劃住宅區,而對於十幾個宜蘭厝農舍案例所座落的非都市土地的看法,卻是缺乏交代的。 這個缺乏並不會造成宜蘭厝推動上的失誤,總體規劃當然可以做整體原則性的描述。

         因此,我的第一個觀點是,如果我們仍舊將總體規劃作為宜蘭整體發展的準則,而總體規劃媢鴭韞肮‵~質的確認仍是大家的共識時,那麼宜蘭厝有必要在精神或實質上去呼應總體規劃。總體規劃也應該再被檢討,讓它永遠保持一個新的、變動的狀態,而不是一個不可變的原則,總要去呼應地方、社會變化的過程,這樣互動的過程堣~能看出總體規劃的原則重要性在哪裡。而在宜蘭厝歷經前後近十年的時間後,假以時日,我們應該將在宜蘭以住宅建築為主的生活經驗,落實回到總體規劃的文字書寫上,以這種方式讓總體規劃媢鵀磽v的討論更加充實。宜蘭厝如果只是為十幾個業主解決十幾個住宅的問題,那不足以反應我們將宜蘭厝視為一文化運動。

         第二個觀點是,第一期跟第二期宜蘭厝是延續的,但第一期宜蘭厝提出了十一條設計準則的結論,在第二期一開始就受到了質疑,質疑是否將之看待為規則、法令。1995年的第一期宜蘭厝是一個階段,而現在第二期是另一個階段,前後這麼多年的時間,我們可以樂觀地期待建築師和業主對於準則這件事,在精神上的處理有比較成熟的反應。我們可以將這十一點準則視為背景,過去這準則是一個經驗,往後累積時它是一個可以被討論的狀況,它是否要被因循,有因時因地的因素要被加進來;我們不去堅持所有建築師使用這些準則,但最後我們必須針對第二期這七個建築設計做一個研究:它們反應出什麼問題?與十一點準則的重疊性與差異性又是如何?

         不管怎麼說,剛性規範對生活文化議題的約束,似乎也是一個可以被討論的對象。宜蘭厝的成就顯然不在於固守原則,而是有變通的能力,可以讓我們在設計的時候擁有彈性,有一個新的面貌可以被提出來。

         宜蘭厝第二期有許多優點,第一個優點在於業主。他們對於建築這件事有一種我們意想不到的反應,對於未來生活環境品質的描述可以非常地生動;以鄒先生、鄒太太來說,當他們提到閒暇時就在社區媕隻ˇ蓱U圾,只希望可以讓環境更好,我們當然毫不遲疑地希望可以幫助他們找到好的建築師。這反應出二十幾年來宜蘭在地方文化事務上的一種成就,人民的素質是高的。有時候業主的行為會導致建築設計判斷上的失誤,但這次大部分的業主都不會帶來這種困擾。

         在業主對生活的描述當中,「住宅」也有了一些改變,除了「居住」以外,也產生了「非居住」的課題。最明顯的例子是李先生因擔心自己往生後,李太太一個人會孤單,而事先在空間使用上做了不同的安排。住宅與人有生命互動的過程,當人離開,空間會繼續存在,這些空間在長久的時間中如何繼續被詮釋,是建築師遇見的嚴肅的命題。

         另外我們要談建築師在宜蘭厝所扮演的角色。宜蘭厝是一個藉由一比一實品建築設計來探討宜蘭生活的文化活動,這樣花費數百萬、代價高昂的過程中,建築師必須認知這不是一件業務,而是參與並認同這個富使命感的活動。在宜蘭厝中,建築師必須有專業水準,又必須扮演文化推手,並不容易達成。要突破建築師在宜蘭厝中自我堅持與文化認同這樣兩難的困境,我建議可以與社區總體營造結合。

         將來第3期宜蘭厝業主不應再以自由報名及設計費補助的鼓勵來產生,設計費的觀念應該已經被接受。以長遠來說,最理想的情形是業主透過社區總體營造的過程,不論單棟或集合住宅,房子的社會面向與社區的結合可以更清楚,而不是擁有產權即可任意興建;對建築師而言,經營空間的任務也會較單純,除了更專注於處理建築專業的部份,亦不再是單獨主導文化議題。

         一開始我們就認為宜蘭厝在類型上要開放,既然是文化運動就必然是一個集體的事情。兩期宜蘭厝累積了十七棟房子,這些房子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力,但對於文化運動來說集體性仍然不足,因為根本就沒有集體性的案例產生。因此,集體性案例是第3期宜蘭厝一定要克服的問題,只有在集合住宅類型發生的情況下,我們所探討的人際關係的空間形式才能形成,也才能揮去宜蘭厝是有錢人的房子的觀感,更趨近於我們所想的運動理念,也更呼應宜蘭縣總體規劃中對於住宅的描述。

  

 
 
 
附註:本文出自「第二期宜蘭厝建築圖集」一書
 
     
 

財團法人仰山文教基金會 版權所有
會址:260 宜蘭縣宜蘭市縣政六街68巷47號
電話:03-9254515